爱情短信大全网>爱情故事> 正文 2014-09-24 17:07

小军的本命年

小军又住院了。
他打人了,也被人打。
那天晚上他去相亲,姑娘说去个洗手间,他就趁空出了门站门口抽支烟,撂了烟头儿正要回去,被一只手扯住了。
“你他妈怎么搞的。”那只手上有块红红的烫伤,小军抻着脖子瞪着那块儿烟头烫出来的月牙肿起来,突然扭过身一拳砸去。


俩人去医院看小军。
“你他妈怎么搞的。”小黑一拳砸在小军胸口。
小军半睁着眼笑笑,不说话。
“刚问医生了说你这没大事,别再出去找事儿呆着就行了。”小黑把枕头给他垫高。
小军半睁着眼继续笑,不说话。
“我刚好像在走廊里看到和你相亲的那个姑娘了,看着像,这年头和照片长一模样的姑娘可不多了。”
小军脖子在枕头上抗了抗,开口了:“呦她怎么还没走呢,我把姑娘电话给你,你代我请姑娘吃顿饭道个谢,把我住院费还给人家。”
“你自己怎么不去。”
“我打得两眼一黑地上一坐,还是人家姑娘把我弄医院的,我哪还好意思见她。”小军闭上了眼,头窝在枕头里。
“德性。”小花说出了打进门来的第一句话。
小军的眼睛又睁开了。


小军上次住院是中学。
仨人放学回家,远远的看到校门口蹲着几个油头小流氓。
小军虚着眼睛瞅了瞅,脑袋一歪说:“看见这种孙子我就烦,信不信我一个打仨。”
小花看也不看他一眼:“德性。” 走到校门口,小黑看着前边的隔壁班女生背影走了过去,小军勾着头看着小流氓背影走了过去,小花蹬着一双雪白的小腿走了过去,留给校门一个背影.


一声口哨传过来,小花抬着下巴继续走,小军书包一甩冲了回去。
仨打一个。
小黑眼看小军就要被打成孙子了,也跟着往仨小流氓拳头底下钻。
“兄弟,我来了!”
“兄弟,你边儿去,去叫辆车送我去医院!”
小军爸爸从小黑手里接过书包,压住了声音对小军吼:“医生说你没大事儿,别找事儿老实呆着。”
小军妈妈一抹两眼泪,拉住小花的一双小手:“好孩子,阿姨看你最懂事,你一定好好帮助小军。”
病房里只剩下仨人,小军伸手向前探去:“好小花,你最懂事,你一定好好帮助我!”
小黑看着他笑,不说话。
小花挥手甩开小军的手:“德性。” 小军还没回学校,小花上了吹口哨小流氓的小摩托。


数学课小黑给前座女生传纸条,女生侧过脸低头一笑,给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“不不不,这次不是给你的。”小黑急忙虚声解释。
纸条落在了小花桌上,小花抬着下巴垂下睫毛把纸条打开。
“你怎么搞的?!怎么和小流氓搞在一起了?!”
“要你管。我告诉你,他不叫小流氓,他叫小猴子。”
“我管你小猴子小公鸡!你这么搞怎么对得起住院的小军?!”
“要他管。我告诉你们,我是个女生啊,我也需要有人陪我。”
“那你怎么不找我俩?!怎么不找你的小姐妹?!”
“要你们管。我天天跟你俩混在一起哪有女生跟我玩。”
“你就这么帮助小军?!”
“今天放学你自己去医院看他吧,我不去了。” 那年小军十七岁,小黑十六,小花好像也是十六。


“我这天天躺医院我都快憋屈成自闭症了,嗳我说下午你俩一个给我打掩护蒙过小护士一个偷偷推我出去玩吧。”小军戳着伤口上的纱布嚷嚷,伤口正在愈合,痒却不敢用力揉搓。
小花拉上包拉链:“下午我不来了,小龙约我吃饭,你俩玩吧。”
小黑把小军的手从伤口上戳开:“小龙是谁?小龙人儿?”
小军的手慢慢挪回纱布:“听着耳熟。”
小黑拉上外套拉链:“下午我也来不了了,我约小香吃饭,你和小护士玩吧。”
小花把小军的手拍开:“小香?还小香蕉呢。”
小军的手轻轻拽着纱布的毛边儿:“听着耳熟。” 病房门被拉上,留小军自己一下一下隔着纱布捏着伤口,他仰脸看着天花板,空白一片,被隔离在他俩的时间之外。


小军回学校了,他还没看到小花坐着的小摩托吐出一气黑烟,他放学留在教室忙着写检讨。
小军的检讨里有句诗情画意的结尾:“当我从医院走出的那一刻,我的童年被关在身后的大门里,没有了。”
班主任看着站在讲台上读完检讨的小军:“高中的人了还童年,怪不得这么大个儿还打架。”
同学们闷闷的哄笑声中小黑没笑,他看着小花,小花低下了下巴,睫毛在脸上垂下一片阴影。 小军检查读过了课还是要上,在学校里打打闹闹忘了有伤时多疼。小黑前座的女生从连衣裙换上了厚毛衣,又从爱说悄悄话的自然卷女生换成了爱脸红的圆脸女生。小花从小猴子的黑烟小摩托上下来,又和小公鸡骑单车上下学。时间很长,没人争抢。


拉上病房门,俩人面对面站在医院走廊里。
“你怎么搞的?怎么跟那个小龙人搞在一起了?他从隔壁病房串个门你俩都能看对眼。”
“要你管?我告诉你,他叫小龙。小军乱甩烟头烫的他,小军先打的他,他还主动来病房找小军冰释前嫌,不比小军靠谱?”
“你这么搞怎么对得起跟小龙人打架住进来的小军?要不是你看跟小军相亲的姑娘照片漂亮你故意说话激他,他能去相亲?不相亲能甩烟头?不甩烟头能烫着小龙人?小军不打他,现在还有你和小龙人什么事儿?”
“要你俩管我?你还好意思说我?你跟小香蕉吃顿饭就黏上了,那可是小军的相亲对象。你对得起你对阿姨口口声声照顾小军的承诺吗你?” 开门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,隔壁病房前后出来俩人。
“小香?”
“小龙?”
隔壁病房空了,小龙出院了,马上会有小牛住进来,也许是小马,也许还有小莓小桃照顾着。
走廊里又剩下俩人,小黑看着小花,小花看着小黑,俩人看着小军病房门,大笑起来。
“这他妈怎么搞的?”


高三寒假前的最后一天,小军和小花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。过了这个寒假就是高考,此刻对于未来,谁也没有答案。
“小黑呢?” “放假了,约妹子去了呗。”


二月的街头挂着雪,预热情人节的红心广告闪在一畦畦雪白里。小花站定在路边,抬头看着一家店。小军走了两步感到旁边没人了,一回头,小花的背影重叠在店外一墙高的广告上。
那是一家理发店,一个波浪长发的女人在广告上似笑非笑,一双眼睛把周围皑皑雪吸了进去,乌幽幽亮闪闪的。小花也被吸了进去,她抬头看着广告里的女人,小军在身后看着她。小军没被那画里的眼睛吸收,他被画外的人吸引了,小花的一头黑发像绵绵生出的海藻,把他缠在原地。不可靠近,不能远离。
小花扭过头,四只眼睛一齐投向小军。广告里的女人眼神更加暧昧,小花的眼睛里,他看不懂有没有什么。 “陪我去做个头发。”小花收了收对小军说话时习惯抬起的下巴进了店。


小军赶紧收回神,动了动在雪后天气里干燥的喉结:“要不我在外面等你……我在这看看球赛……”理发店对面的橱窗里排着大大小小的电视,上演着不同的比赛,少有人驻足观看,不同颜色的球员在这个城市的寒冷里被玻璃橱窗隔离,洒着汗争抢着不同颜色的球和时间。
小军扭头看了眼最大的屏幕,球员带球狂奔全力发射,观众叫喊着扬起手臂遮住半个天空,没进。
小花剪掉了长发,理发师解开她胸前的围布,许多细碎的黑发蹦了下去,钻进落了一地的长发缝隙里。
“你过来。” 小军慢慢坐在小花身边原本理发师的位置上,他坐着凳子的一个小边儿,一只手捏着另一只手的指头,低头看着那上边的指甲,余光瞟着地上的头发。

小军的本命年!


“我第一次剪这么短。”小花的手移过来,碰着他的腿,两根细细的手指捏紧了他的裤子。
“太短了,剪完突然心里有点紧张,不太习惯。”小花的手留在他的裤子上,他感到自己的脚趾在鞋里蜷在了一起,抓住微微弓起的鞋底。
理发师的扫帚伸过来,把地上的头发收在一起,一直低着头的小军被闯进来的扫帚鲜艳的颜色吓了一跳,猛抬起头看着镜子,店里烫染药水的气味让他头昏昏眼涨涨,镜子里短发小花的脸变得不真切起来。 他用力挤了挤眼睛,视线扣住镜子里的自己,地上的头发被沙沙的声音扫走,那声喉咙颤动下咽的声音,小花应该没听到吧。


今天是小军出院的日子,仨人走出医院,夏天到了,行道树拥着一丛丛绿色,云彩都成了叶间花朵清甜的影子。
“小军,小军。”小黑脚步放慢。
小军不停步继续走着:“哎呀我好的透透儿的了,哥们命硬着呢,你就放心吧。”
“谁问你这个了,你有小护士电话没有,我都快和人家混熟了,你偏偏这个时候出院了。”
小花看也不看他俩一眼:“德性。”
小军突然转回身,食指拇指竖起一把小枪的形状,对着医院大门在空中抬枪一发:“拜拜了,老子的青春,玩去吧。” 小花抬着下巴继续向前走去,留给他们一个雪白的背影。


那年冬天,理发店外,小花抬手拨了一下耳边的碎发:“好看吗?”
说话间的白雾氤氲团来,小军被雾气吞没了,小花的脸虚在雾气后。
小军看着对面橱窗,大大小小的屏幕里全是小花的眼睛。


今年小军二十五了,小黑二十四,小花左手系着根红绳,度过她第二个本命年。


作者:梨碗碗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编辑推荐